• 1
  • 2
  • 3
< >
幼儿教育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胎婴幼教 >  幼儿教育

通过德育进行养性益慧,稳定和保护慧识,并且同步进行开发超常智识,这是幼儿期教育的根本。认识这个根本,必须依据道医生理学并结合现代医学科学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而掌握其中的生命机理。


8岁前的4-7岁的幼儿生命时期,是人生六大阶段的第二大阶段,是先天慧识极为活跃,并且能够主宰后天智识的时期;是在先天无为生命状态中完成后天智识,直觉认识世界、了解世界,并且运用直觉学习丰富后天智识的人生时期。对运用直觉来认识了解世界,那就是先天中的生命期。也就是说,7岁之前直觉是婴幼儿们的一个主要的学习方法。这一生命时期,是人生真正“慧显智升”的最佳生命时期,是自然地慧智双运、同步递进的最珍贵的生命阶段。


我们运用一个太极图象喻生命的智识与慧识,那么阳鱼代表后天智识(后天意识),而其中的阳鱼阴眼就象喻着“直觉”。后天的智识中以通过直觉这个“隧道”、“虫洞”与慧识相交通,直接获得慧识产生的最正确的信息,产生直接、快速、准确的反应;而阴鱼则代表着先天慧识(潜意识),其中的阴鱼阳眼就象喻着“灵感”,使慧识提取智识的精华进行升华,而产生新创造、新发现、新发明。太极图,是通过两只眼相互双向交通、互为作用的。


幼儿期由于后天意识形成的智障不严重,这种智识通过直觉与慧识相交通,和慧识通过灵感捕捉智识精华而产生的佳话和故事不胜枚举。


1314.jpg


例如:根据《儿世说》中记载:“司马光公幼与群儿戏,一儿堕水瓮中,群儿警走,公取石破其瓮,即得出。”“文彦博。潞公,幼与群公击球,球蹴入柱穴中,公以水灌之,球浮即出。”


这两例出乎常人逻辑推理思维规律的“以石击瓮”和“以水灌穴”的灵感产生和行为的执行,这在当时特定环境下是及时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但也是超出常规的解决办法。


其他的幼儿或因惊吓而逃走,或者呆立当地无以策对,唯独司马光和文彦博却能灵感闪现,独立地从普通的常规的智识中透过灵感通道,升华智识,产生慧识指导,及时生发出特殊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一切,却又正是发生两个幼儿身上,给成年人的启迪极大,只是从来无人深析其中的生命机理而已。


它所揭示的是:幼儿的思维是一种直觉与灵感同步交叉双运、互通于智识和慧识之间的模式。这一特点,对于没有进行道医学修证与实践的人而言,则难以体悟其中的细微过程。这种婴幼儿的思维模式,成年人只有在自己达到“抟气致柔,能婴儿乎”的状态中,才能够产生深刻的感受,而不是目前的科学仪器所能够全面分析的一种生理结果。这种婴幼儿的思维模式,与成人对问题要进行分析、综合、比较、分类、抽象、概括、归纳、推论,在此基础上再迅速找到答案的后天智识的经验模式,是迥然不同的两个天地。


但是,可惜的是我们的成人都是凭着自己后天的、经验型的思维框架来分析婴幼儿慧智同运的模式,也就很难得出正确的解析和结论,更难产生正确的指导方法,全面科学地教育婴幼儿童。相反,却常常强硬地运用我们的愚智、经验思维扼杀婴幼儿的这种思维模式,强迫他们过早地接受成人的思维模式,破坏了孩子们的慧智双运的自然模式,这无疑是人类的一大带共性的悲哀现象,使人类一代接一代更深地向愚智的底线滑落。


现代人中的智者,已经罕有能够达到老子那种“我泊焉未兆,若婴儿未咳”无为而先天的境界。我们的成年人仅仅片面地运用智识的逻辑推理、分析研究的方法设计婴幼儿教育的方案,也就没有办法真正全面了解和掌握婴幼儿教育的特点。


我们再举一例:根据刘劭《幼童传》中所记:曹操的幼子曹冲,5-6岁时智力就超过成年人。当时东吴的孙权送了一头大象给曹操,曹操想知道这头大象的重量,众臣望着大象无计可施,但是曹冲却“舒令置象大船,刻其水痕,称物较之,即得轻重。”


这些事例可以说比比皆是,在我国的历史上很多。只要我们去搜索、翻阅一下古籍当中的记载,是有很多这样的例子的。我们关键是要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分析到幼儿生理的状态,了解他们是如何通过直觉的阴眼和灵感的阳眼来提升和同步运行自己的智识和慧识的。


其他还有智识通过直觉快速反应,表达自己与生俱来的慧识对智识进行升华的例子,同样在我国历史上也是比比皆是。


例如:京山人王格,5岁时,父亲在读书的时候,他侍其身侧。父亲令他应对曰:“砚台四角正。”王格应声答曰:“佛殿两檐高。”这个工整度,作为一个5岁的儿童凭什么能捕捉得这么准?实际上是通过直觉快速反应提取了慧识而对智识进行升华,所以才能够快速反应地产生这么工整的应对。


贵溪人周一经,6岁跟随父亲入郡,朝阳东升,有人出对云:“东方日出天开眼。”其应声答曰:“西岳山高地出头。”


李东阳,幼被举荐为神童,入朝见皇帝,因人小跨不过门槛。皇帝说:“神童足短。”他当即对曰:“天子门高。”


另据《儿世说》记,詹金龙,5岁时皇帝召见,皇帝曰:“三尺草莽。”他对曰:“万年天子。”


据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中所记:幼时的孔文举,随父到洛阳。当时李元礼很有名气,官拜司隶校尉。登门拜访的人都很有才能,需要称为其表亲才得以进。当时文举来到李府,对守门人说:“我是李府的君亲。”得入。见面后,李元礼便问他:“你和我有何亲戚关系?”文举回答说:“过去,我的先人仲尼与你的先人伯阳有师生之尊,所以我与你有通世之好。”李元礼和宾客莫不为之惊奇。后来太中大夫陈韪到了,别人就把刚才的事告诉了陈韪,陈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文举说:“想君小时,必当了了。”使陈韪很难堪。


孔文举在受到别人贬低时,能迅速地做出反应,接过别人的话题,巧妙地予以反击,既维护了自己的尊严,又抓住了别人的弊端。这里面的逻辑性、推理性,更重要的是他这种反应的快速性,实际上已经把成人后天智识需要思维而产生的一些判断,早就在他轻松地通过这个直觉、通过这个灵感双向互动很快地就达成,所以在短短的那么一点点时间里,就能准确地捕捉和反应过来。从其对答之中,可见其灵感透发之灵活,直觉反应的敏捷。像此类幼儿智识快速而准确的直觉反应事例,历史上真是俯拾即是,数不胜数。


一旦进入8岁以后的少年时期,如果不继续运用上善治水,以德养慧,养育和保护好幼儿的慧识,不运用正确的、符合道医生理的幼儿性命理论对智识进行开发,那么“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严酷现实也就必然会产生。


因为8岁以后,如果任其自然发展,人在少年时期就会进入以后天意识为真正主导的生命期。此时,幼儿智识通向慧识的直觉(阴眼)通道,就会被逐步封闭或者被屏蔽缩小;而先天慧识获取后天智识精华的灵感(阳眼)通道也会逐步闭合,从此就进入了慧识与智识“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纯后天智识用事的生理状态之中。这种现象,在那些不高度重视以德养慧、而片面开发后天聪明才智的教育中,将表现得格外突出和明显。


实际上,我们现代的孩子、家长都非常重视提升智识,用各种方法来提升,结果基本上都是一个失败的道路。为什么?没有掌握幼儿的道医生理学、修真生理学的原理,是盲目地开发,是大人用自己已经被屏蔽住了先天慧识的片面的后天智识,在进行一种孤独地寻求,所以难以达到目的。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德慧智国学教育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2517号

建议调整您电脑显示分辨率为1920*1080,以方便您完整的浏览本站各栏目!